咨询服务(含邮购)

0716-2203758
0716-2218968
0716-2218969

周院长专家门诊

0716-2214908

门诊导医台

0716-2211461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 > 名老中医工作室 > 学术思想

周祖山技术经验

洪湖市中医医院 

 周祖山技术经验

 

周祖山主任医师从事风湿病研究30余年,在长期临床实践的基础上形成了一套理法方药完备、临床效果显著的诊疗体系,是为“周氏综合疗法”。 其治疗尫痹技术经验精髓如下:

2 技术经验

2.1 辩证论治

辨证是决定治疗的前提和根据,论治是治疗疾病的手段和方法。辨证论治的过程,就是中医认识疾病和解决疾病的过程。对于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,提倡在准确全面辨证的基础上选方用药,以求达到谨守病机、方证适宜的目的。

2.1.1 肾虚寒盛证

临床表现:腰膝酸软,两腿无力,易疲倦,喜暖怕冷,膝、踝、肘、腕等关节疼痛、肿胀,僵挛变形,晨起全身关节发僵、发硬,筋挛骨重,肢体关节屈伸不利。舌红,苔白,脉沉细:。

治则:补肾祛寒为主,辅以化湿散风,强壮筋骨,祛瘀通络。

附子桂枝汤:制附片、川续断、补骨脂、熟地黄、淫羊藿、骨碎补、桂枝、知母、独活、防风、麻黄、苍术、威灵仙、伸筋草。

配合使用我院黄藤浸膏片、驱寒通痹片、活血壮筋片等温经散寒之品。

:此方用于虚寒盛证,该证属肾虚为本,寒盛为标,本虚标实之证,在临床上最为常见。加减:上肢关节病重者,去独活加片姜黄12g、羌活12g;瘀血重者,加红花10g、川芎15g、乳香12g、没药12g;肢体关节卷挛僵曲者,可去苍术,减防风,加生薏米30g、木瓜20g、白僵蚕12g以舒筋除僵。关节冷疼重者,可重用附片用量,并加制川、草乌,随汤冲服。舌苔白厚腻者,可去熟地,加砂仁12g或藿香12g;脾虚不运、腹胀纳呆者,可去熟地,加陈皮12g、厚朴12g健脾运湿。

2.1.2 肾虚标热轻证

症候:患者夜间关节痛时,自觉关节内微有发热,喜将患肢放到被外,似乎疼痛减轻,手足心也有感觉略发热,痛剧的关节或微有发热,但皮肤不红,肢体乏力,口干便涩,舌质红,舌苔黄腻,脉沉弦。

治则:补肾祛寒为主,辅以化湿散风,强壮筋骨,祛瘀通络,兼以清热,减去温燥,加入苦坚清热之品。加减补肾治尫汤:生地20g,川续断15g,骨碎补15g,桑寄生15g,补骨脂15g,桂枝12g,白芍15g,知母15g,酒炒黄柏15g,威灵仙15g,独活15g,制附片12g,忍冬藤15g,络石藤15g,地鳖虫12g,伸筋草20g,薏苡仁30g。用于肾虚标热轻证之邪欲化热但热象不盛者。

2.1.3 肾虚标热重证

症候:患者关节疼痛而热,肿大变形,用手扪其肿痛之处,局部可有轻度发热,皮肤也略有发红,口干咽燥,五心烦热,小便黄,大便干,舌质红,苔黄腻而厚,脉象滑数或弦滑。

治则:补肾清热。

补肾清热治尫汤:生地20g,川断15g,地骨皮15g,骨碎补15g,桑枝15g,知母15g,炒黄柏15g,威灵仙15g,制乳、没各12g,地鳖虫15g,白僵蚕15g,红花12g,忍冬藤15g,透骨草15g,络石藤15g,桑寄生15g。

此方用于邪已化热,热象明显之肾虚标热重证,该证多见于年轻、体壮患者的病情发展转化过程,但经过治疗后则多逐渐出现肾虚寒盛之证,再经附子桂枝汤治疗,以补肾祛寒、强壮筋骨、通经活络。

2.1.4 湿热伤肾证

症候:病程较长,关节肿痛,用手扪之发热,或下午潮热久久不解;腰膝酸软无力,关节蒸热疼痛,痛发骨内,关节有不同程度的变形。舌苔黄腻,脉滑数。

治则:补肾清热化湿汤加减

补肾清化治尫汤:骨碎补15g,川断15g,怀牛膝15g、黄柏15g,苍术15g、地龙12g、秦艽15g、青蒿15g、忍冬藤15g,络石藤15g,生薏米30g,威灵仙15g,独活15g,防己15g,银柴胡15g,茯苓20g。

加减:四肢屈伸不利者,加桑枝、片姜黄、减银柴胡、防己。疼痛游走定者,加防风、荆芥,去地龙。

2.1.5 瘀血痹阻证

症候:关节疼痛,固定不移,痛处拒按。舌质暗红,或见瘀点、瘀斑,舌苔薄白或薄黄,脉沉。

治则:活血通络止痛

方药:桃红四物汤加减:桃仁15g   红花12g  川芎15g  生地15g   当归20g   赤芍15g。然又因活血药的性味有所不同,患者的病证有寒热表里虚实之别,临证时应注意辨证施药。如对寒湿偏盛者,多选用当归、川穹、红花、元胡、片姜黄、栽术、牛膝、鸡血藤等药;对湿热偏盛者多用丹参、生地、赤芍、虎杖、益母草、穿山甲等药。活血药的作用亦有强弱之分,不同病理阶段应选用不同药物。如早期应选用当归、丹参、生地、赤芍、鸡血藤等养血和血;中后期患者则应选用川穹、红花、三七、穿山甲、益母草、牛膝、元胡活血化瘀;我术、三棱、桃仁、血竭、土鳖虫破血逐瘀。

2.1.6 痰瘀痹阻证

症候:肢体关节疼痛,局部肿胀难消,关节僵硬变形、屈伸不利。舌质紫暗,或见瘀斑,苔白或腻,脉弦或弦滑。

治则:化痰软坚、通络止痛

肢体关节疼痛,局部肿胀难消。腰背关节僵硬变形、

屈伸不利。舌质紫暗,或见瘀斑,苔白或腻,脉弦或弦滑。治法宜在活血化瘀的同时化痰散结。常用的化痰散结药物有莪术、贝母、夏枯草、姜半夏、胆星、山慈菇、鳖甲、僵蚕、生龙牡、白芥子等。

2.2 对症治疗,药专而力宏

类风湿关节炎炎是一种以关节慢性炎症为主的全身性疾病。其发病主要累及双手指间关节、膝关节、腕关节等大小关节,甚至脊椎。在辨证治疗的同吋,根据不同临床症状,酌情选用具有针对性治疗意义的药物,可以大大增加疗效。

2.2.1 关节疼痛

四肢关节酸痛者多为湿邪痹阻或血不荣筋,治疗时应配合桂枝、白术、防风等祛风除湿之品或鸡血藤、当归等养血荣筋之药物。腰背酸痛则多属肾精亏虚,治疗时应佐以地、山萸肉、枸杞等滋养肾阴药物。

2.2.2 关节肿胀

关节红肿热痛者,常选取四妙散,配合车前子、萆薢、防己、木瓜等清热利湿;苦参、忍冬藤、络石藤、土茯冬、泽兰等凉血消肿。关节肿胀,不红不热者,则多属湿湿凝聚,则常选用温阳健脾,除湿通络之药剂,如白术、党参、陈皮、肉桂、鹿角等。关节漫肿难消者,乃痰湿瘀血留驻关节,粘腻胶着,此时单纯使用化痰祛瘀之药物往往难取佳效,常选用皂刺、白芥子、浙贝母等豁痰散结;苏木、刘寄奴等破血逐瘀,同时加用穿山甲、土鳖虫、僵蚕、乌蛇等虫类药物以增加搜剔通络之力。

对于关节肿痛,认为此乃邪痹肢节所致,故常配合使用一些藤类药物以引药力直达肢节,如海风藤、络石藤、桑枝、桂枝等。

2.2.3 善用虫药,化痰通痹止痛

虫类药物是动物药组成的一部分,由于其具有独特的生命特性,而被历代医家所视。对于RA病程久,痰瘀痹阻关节,关节僵痛不舒,甚则转侧俯仰受限,关节漫肿难消者,此时非一般草木所能奏效,需借虫蛇走窜搜剔之功,穿透筋骨,祛瘀逐痹,方可使邪去正复。临床常用的虫类药物有:乌蛇、全蝎、僵蚕、蜈蛇、穿山甲、地鳖虫、地龙等。其中乌蛇、全蝎、蜈松属温阳祛风通络药物。地龙、僵蚕属清热化痰通络药物。穿山甲、地鳖虫属祛瘀化痰通络药物。也常使用以上这些虫蛇类药物配合檀香、元胡、乌药等理气药以通络止痛。

在使用虫类药物时,提倡在辨证准确的前提下,注意药物之间的配伍。如穿山甲、僵蚕、土鳖虫等为咸寒之剂,使用是应配伍辛温养血之品如桂枝、鸡血藤、当归等以制其偏,又可增强药效。如乌蛇、蜈蚣等为搜络祛风之剂,其性多燥,配伍生地、石斛、黄精等养血滋阴之品以润其燥。另外,此类药物使用时用量不宜过大,中病即止,遵循“邪去而不伤正”的原则。

2.2.4 整体治疗,提倡内外合治

对于类风湿关节炎,提倡综合性治疗以提高疗效。常常在诊治过程中指导患者适度的功能锻炼,增加肌肉力量,保持关节旁靭带柔韧性及关节活动度。对疼痛明显者常常配合“麝火疗法”治疗。常取得满意效果。

总之,周祖山主任医师醉心于类风湿关节炎的理论与临床研究30余年,其在疾病病证归属、病理机制、辩证分型、治则治法、治疗策略等方面的独特认识,构成了特色鲜明的理论体系,循此思路验之于临床,极大提高了中医药治疗风湿病的临床疗效。其深刻的学术内涵,值得从事风湿病防治工作的临床人员细心揣摩,潜心钻研。


关闭